熱門搜索

歷史搜索

廣告

領導的沉默,背后到底隱藏著什么?

如何以沉默為武器?

1. 重要的不是說了什么,而是“沒有說什么”

《福爾摩斯探案集》中的《銀色馬》一篇,有一個情節,我印象很深,一位馴馬師離奇死亡,名馬失蹤,福爾摩斯分析案情后,認為馬廄里的看門狗表現很奇怪。

有人不解,沒有任何人提到那只狗,它那晚并沒有干什么啊。

福爾摩斯說:這正是奇怪的地方,午夜時分,有人走進馬廄牽走了馬,狗卻沒有反應,很明顯,來的人很熟悉這條狗。這就把嫌犯的范圍大大縮小了。

有個成語“明察秋毫”,夸人觀察仔細,能對細微的反應作出反應,實際上,對“沒有反應”作出反應,才是最厲害的。

比如沉默。

2. 職業性沉默

有一句話叫“成長的標志是憋得住尿,成熟的標志是憋得住話”,憋得住話,那就是學會沉默,小孩子之間有了糾紛,打一架就沒事了,成年人之間有了矛盾,最經常出現的情況是不說話,叫“職業性沉默”。

別人無視你的工作,通常不是吵架,而是同樣用“無視”回敬別人;對老上司不滿意,當然不會直接撂攤子,而是“不主動、不拒絕、不多話”,或者干脆陽奉陰違。

“職業性沉默”不一定會表現出沉默的形式,更經常以“說廢話”的形式出現。

比如,你完成工作任務后,按理應該跟一位資深同事討論一下,他應該提出一些修改建議,再向上提交。可這回,他只草草瞟了幾眼,對你說:“哦,你拿去給經理看吧。”

這就是典型地“廢話式沉默”,缺乏職場經驗的新人覺得對方好像沒有說什么,但在很多時候,“沒說什么”,才是最耐人尋味的。

到底“沒說出口的”是什么呢?因人而異,因情況而異,當然,也有一些簡單的判斷規則。有心理學家把“職業性沉默”分為三類,與員工的工作年限有很大的關系:

第一種叫“防御性沉默”,這里對應的“沒說出口的話”可能是:

“有些話我也不知道該不該說,算了,還是別說了,萬一得罪人。”

“也不知道你是什么樣的人,還是少說為妙。”

“防御性沉默”更經常是新員工沒有對話經驗,自我保護的本能,但在上面例子中,對方是資深員工,所以很可能是剛進公司,摸不清同事的底細,不了解上司的喜好,先暗中觀察一陣子再說。

第二種叫“默許性沉默”,這里對應的“沒說出口的話”可能是:

“反正經理有自己的想法,你就等著重做吧。”

“你不是永遠有理嗎?跟你白費那個口舌干嘛。”

“默許性沉默”更容易出現在工作了一段時間,積極性下降的階段,或者代表了對話雙方有積怨。

第三種叫漠視性沉默,這里對應的“沒說出口的”可能是:“關我屁事。”

“漠視性沉默”則主要出現在學會了“明哲保身”的老員工身上,體現的是員工對企業利益的漠然。

這三種沉默,前兩者可以通過一些管理手段去解決,而且更多出現在低級員工身上,但第三種“漠視性沉默”則不然,企業運作時間越長,這樣的員工越多,甚至高管也會如此。

“職業性沉默”可能是所有溝通方式中最不確定的一種,但也是信息量最豐富的,所以,成熟的真正標志并不是“憋得住話”,而是聽得懂別人“憋住的話”。

不過,“沉默”在管理者的手上,就不只是防御,而是進攻的武器。

3. 以沉默為武器

管理者對下屬的“沉默”,是一種設置話題的技巧,一種氣定神閑的姿態,一種大權在握的自信。

比如你找領導來談加薪,他也知道你來談加薪,但他就是不跟你談,他也愿意給你加,但就是不直接告訴你結果,而是把話題繞來繞去。

他也不是想耍你,談加薪實際上是一種“商務談判”,管理者的角色使他本能地使用大量談判技巧,比如“廢話式沉默”。

很多人害怕交流中的沉默,但實際上,沉默對談話雙方的壓力是同等的,如果兩人之前的談話有隱隱的對抗,經驗老道的那個,就會等待對方承受不了壓力先開口,一是摸清對方的底牌和叫價,以決定自己的下一步行動;二是對方沉不住氣后,為達成交易,就有可能主動讓步。

這種以“沉默”為武器的做法,在營銷人員的推銷中,在商務談判中,都非常有效。

“沉默”這個武器也可以被管理者用來回避忽略、隱性批評、甚至羞辱某個員工。

過去大臣向皇帝上奏章,皇帝的處理中有一些特殊的方法:

一是批“知道了”這三個字,這是一句“廢話”,它代表的意思是“不贊同”,但不說出來,給你留點面子。

二是“留中不發”,背后的意義也是因人而宜,至少三種:

一種情況是皇帝不認同你的觀點,但不愿表態,干脆回避忽略,讓你知難而退;

一種情況是皇帝也贊同你的建議,但要觀察一下形勢,等時機合適再拿出來討論;

另一種很少出現的情況是明萬歷皇帝創造的,為了“立太子”,萬歷與大臣發生矛盾,萬歷為了羞辱整個“文官系統”,所有人事任免一律“留中不發”,等于堵死了所有官員的晉升。

這些用沉默代表回應的做法,也被現代的管理者繼承了下來。

下屬發過來的郵件,不愿意處理就不回復;工作群看到有人提問題,如不緊急,也不回應。這是用“沉默”,來爭取考慮問題的時間,同時給對方“不知上意”的心理壓力,以塑造權威感。

更有甚者,在會議上,面對不合意的問題,不回答,連敷衍一下都不愿意,來強調自己對某個問題和某個人的不滿。

管理者使用“沉默”武器時,也會有“留中不發”的考慮,很多方案,需要等候合適的機會;很多管理者,也喜歡把相似的建議“攢”多了一起發,以顯現“群眾的呼聲”。

可以說,人與人之間的溝通,真正的態度鮮明、有意義的觀點并不多,90%是廢話,所以就有了一個詞,叫“沉默的大多數”。

4。 沉默的大多數

“沉默的大多數”是美國前總統尼克松發明的政治術語,他競選連任時,整個國家陷入越戰,到處都是反戰的聲音,保守的共和黨看上去就要丟掉大選。

但尼克松認為,那些焚燒國旗、拒服兵役、吸毒亂交的嬉皮士們其實是少數人,只是由于媒體愛發“人咬狗”的新聞,才被放大,讓人誤以為是美國社會中多數人的意見,但實際上,大多數美國人還是保守愛國的。

所以尼克松的競選策略是“激起這群沉默的大多數”,他聲稱,“我制定的政策是為國家的利益服務,而不是為了滿足大喊大叫的少數人”,他發表電視講話,呼吁:“偉大的同胞們!沉默的大多數!我請求你們的支持。”

社會學家認為,任何一個群體都可以按“激進與保守”分成兩部分,最激進和最保守的人總是少數,但任何網絡事件發生后,總是這兩群人的聲音最響,而持中間觀點的大多數人,大部分時候總是保持沉默,好像他們并不存在,這就給了我們一種錯覺——人人都是“鍵盤俠”。

但如果只有這兩類人發聲,事件很快就會沉寂。那些真正發展成“全民吃瓜”的事件,必須有引發“沉默的大多數人”去“打破沉默”的潛質。

傳播學上有一個叫“沉默的螺旋”的理論Spiral of Silence,沉默常常表示暫時的、表面的服從,但這種服從的背后,每一個人都在觀察別人怎么做。

如果某事先發聲的是“最激進者”,那么,“比較保守者”就會覺得自己屬于少數派,就會保持沉默;相反,那些“比較激進者”發現自己站在大多數人一邊,他們中的一些人就會“打破沉默”,發出更多的聲音,使更多的“中間觀點者”倒向激進,并讓“最保守者”也放棄發出聲音。

這是一個“螺旋式上升”的過程,所以被稱為“沉默的螺旋”。

由此可見,想要用“沉默的螺旋”效應讓“沉默的大多數”發聲,關鍵在于促進支持者早早發聲,或者放大“主流價值淪陷”的危機感,或者干脆制造“主流民意”的假象,發聲越早,效果越好。這也是很多網絡事件一開始,大部分評論其實都來自“五毛黨”的原因。

5. 沉默背后

最后總結一下本文的“沉默”。

一、你長了兩只眼睛,兩只耳朵,只有一張嘴,就是讓你至少有一半的時間保持沉默。所以,當你要說話時,你所說的要比你的沉默更有價值才行。

二、重要的不是說了什么,而是“沒有說什么”,特別是應該說而沒有說的,這里才隱藏著他真正的意圖。

三、領導的沉默可以表示同意,也可以表示不同意、不滿意;

四、影響輿論,在于能否喚起“沉默的大多數”,去打破沉默。

五、沉默在討價還價中是一種武器,受不了壓力率先打破沉默者,更容易讓步;

六、沉默是一種壓力,也正因為如此,能否共享沉默的時光,是檢驗兩個人關系的重要因素。

本文系人神共奮授權世界經理人發布,并經世界經理人編輯。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世界經理人立場,如需轉載請聯系原作者獲取授權,并請附上出處(世界經理人)及本頁鏈接http://swaitze.com/ARTICLE/8800100805,推薦關注(ID:CEC_GLOBALSOURCES)。

相關推薦

評論

評論共0
掃描二維碼,移動端瀏覽手世界經理人機版更方便
大发pk拾-首页 大发百家乐-首页 现金网-首页 快乐8平台-首页 十分时时彩-首页 时时彩平台-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