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歷史搜索

廣告

啊哈,組合式創新竟然也能用來減肥

三步走,玩轉組合創新。

本文由混沌大學(ID:hundun-university)授權轉載。

在混沌的創新思維模型中的“戰略”板塊,有一個經常被大家用到的思維模型:組合式創新。

它指出創新不一定是創造新的事物才叫創新,更多創新是由目前已有的要素重新組合而成的。

“舊要素,新組合”,簡單的六個字,是這個思維模型的全部要義。

很多同學家里都有樂高,你可以把樂高拆解成很小的組件,重新組合后可以得到各種各樣不同的主題和形狀,它是一個拆解后組合變成新品的過程,這是一個簡單明了的對組合創新的類比。

似乎很簡單的思維模型,但平時我們在應用的時候往往覺得無法下手,我們面對工作和生活中的復雜問題,不太容易像樂高一樣非常明確知道如何去拆解它。我們遇到的第一個問題就是“如何找到拆解角度?”

我見過很多同學練習這個思維模型的時候是為了拆而拆,拆一兩步就迷惑了,不知道如何往下進行。這在出發點上就錯了,我們應用組合式創新,不是為拆而拆,而是為了解決問題,這是第一個題眼。

首先我們要明確定義自己要解決的問題。

在混沌大學,我們經常用到的拆解角度有兩個,一個是熊彼特的五要素拆解法,包括產品、技術、市場、資本和組織。另外一個是混沌提供的“供需連”拆解法。

這兩個方法有時候我們覺得很好用,有時候又覺得別別扭扭的。是因為我們對這兩個方法所解決的問題不太清楚。

這兩個方法的應用邊界是分析行業價值網和給企業制定增長戰略,這是他們能解決的問題。而如果我們需要解決的問題不是這個,應用起來就不方便了。

我們要做一個澄清,有一些同學認為,混沌的思維模型只能用到企業戰略這個角度。其實不是的,不僅是戰略,混沌的理論還可以用在不同的層面上,包括行業、企業、業務和個人。

我今天給大家舉的一些例子也不僅是在我們的企業增長戰略這個領域,還會有我們的業務以及個人領域,希望從不同的層面讓大家理解到組合創新如何找到它的拆解角度。

如何找到拆解角度?

找到組合創新拆解角度,主要分三步:

第一步:明確我們要達到的目標以及要解決的問題。

第二步:找到這個問題的“一”。

第三步:圍繞“一”進行拆解。

“一”是什么意思呢?咱們混沌的老同學應該都知道的,這是混沌黑話之一,它指的是“第一性原理式”的思考方式,是我們總去追求一個事物背后那個更深的道理,它既是原則,也是目標。

拿幾個案例解讀一下:

首先我們講講埃隆馬斯克,他最廣為人知的兩件事,第一件事情是如何把特斯拉賣給更多的人。第二件事情是如何把人類移民火星。

這是他要解決的問題以及要達到的目標,但是這件事情的“一”是什么?是科技水平嗎?你會發現并不是。我們在科技水平上已經能夠實現把人送到火星上去,但是我們的成本特別高,每送一次要花100億美元。

在這兩件事情上,怎么把特斯拉賣給更多的人以及怎么把更多的人移民到火星上,那個“一”是一樣的,都是成本,那么它拆解的角度就要圍繞成本來進行。

馬斯克在拆解特斯拉的時候會把特斯拉的電池按照組成材料來拆解,包括碳、鎳、鋁、鋼,然后用一個新的程序把這個材料重新組合起來,變成電池組,大大降低了它的成本,這就叫從頭算,從這個角度的拆解其實是為了降低成本,追求成本上的十倍好。

另外一個案例,蘋果手機。

喬布斯第一次發布iPhone的時候,他說今天蘋果重新發明了手機。

但蘋果真的重新發明了手機嗎?

有一個人,她是美國眾議院少數派的領袖叫Nancy,她非常有名,她說iPhone不是喬布斯發明的,喬布斯只是設計并把技術融合在了一起。

其實,iPhone是一個組合創新的產物,它沒有發明任何新技術,而是把市場上已有的技術給重新組合起來了。所以蘋果手機是非常典型的一個組合式創新的產物,那么蘋果的“一”又是什么呢?我們來拆解一下。

有人說蘋果的“一”是簡潔,這只是表面現象,未達究竟。

蘋果做的是智能手機,那什么是智能手機呢?我給它一個定義,所謂智能手機就是“讓人可以不智能”:原本很多人類需要調動智能的部分由手機來承擔。

讓人可以不智能,或者說,讓人更“傻瓜”。這就是它的“一”,我們用一個英文單詞來描述就是“Intuitive”,直覺。讓人通過直覺的方式就可以操作手機。當我們把這個“一”拈出來之后,你會發現我可以有新的拆解角度了,就是我怎樣拆解和組合可以實現“Intuitive”。

用多指觸控的屏幕而不是用鍵盤,是滿足Intuitive,因為使用鍵盤需要知識儲備和技能儲備。

用APP替代網頁瀏覽器,是Intuitive,因為輸入網址也不是靠直覺就能完成的。需要一定的教育背景。

此外,包括GPS還有全無線的數據壓縮等等都是一樣的,為了滿足Intuitive。

我們看到很多兩三歲的孩子沒有經過任何的教育,就可以流暢地操作iPhone和iPad——他是通過直覺來完成的。

找到“一”,圍繞它來拆解和組合。

剛才我們拆解了兩個產品,一個是特斯拉,一個是iPhone手機,大家發現沒有?同樣是科技類產品,它們拆解的角度完全不同,一個是“成本”,一個是“Intuitive"。

所以,我們不能簡單的說“你可以通過產品的角度去拆解”,這樣是未達究竟的。特斯拉特別重視成本的控制,但蘋果在重新拆解市場上的要素以實現再次組合的時候,其實沒有把成本放在第一位,這是兩者不同的角度。

下面我講個個人案例——

如何用組合創新的思維模式來減肥?

我自己本身就是一個減肥愛好者,曾經減肥50斤,而且我相信自己可以減得更多。

如何減肥,是我們遇到的一個問題,減肥成功是我們想要達到一個目標。那么,減肥這件事情的“一”是什么呢?

我直接給答案了,減肥的“一”是三個字叫做:熱量差。輸出的熱量大于輸入的熱量,就能夠實現減肥。減肥六字箴言“管住嘴,邁開腿”,其實就是在管理熱量差。

管住嘴,說的是飲食,邁開腿,指的是運動,影響減肥就這兩個要素,運動和飲食。我們把運動這個部分掛起來先不動,單獨看一下飲食這個環節,即便我們不怎么運動,飲食的調整也能幫助我們調節熱量差,一定程度上達到減肥或者控制身材的作用。

那飲食可以怎么拆解呢?

我們發現僅僅就飲食而言,拆解的角度就可以找到很多。比如:

這么一看,拆解角度不是很多嗎?怎么會說很難找到拆解角度呢?但是如果我們的目標是控制熱量差,這些拆解方法統統都沒有用!如果我們沒有一個待解決的問題,或者要達到目標的時候,這些拆解的方法通通是沒有意義的。當我們把問題定為如何減肥,并按照控制熱量差來拆解,才能找到意義。

按照熱量差我們該如何拆解呢?首先,我們要把各種食材按照每100克產生的熱量進行拆分,這樣就區分出了高熱量食物和低熱量食物。同是肉類,牛肉的熱量就比豬肉低很多。我的目標是減肥,那就把低熱量的食物組合起來變成自己的食譜。

原來我的早餐是包子油條粥,它們的重量組成是470克,它們的熱量組成是931卡,我重新組合早餐變成了全麥面包牛奶還有水果和雞蛋,重量差不多的,甚至比原來還多了兩克,是472克,但是它的熱量變成了400卡,堅持這樣的食譜,減肥就輕松很多了。


再次強調,我們在做組合式創新的時候,一定要從目標和問題出發去尋找拆解要素的角度,當問題很明確的時候,我們的拆解才有的放矢、才有價值。

馬斯克相信,只要有目標,就一定能夠實現,哪怕他還沒有想到如何實現的路徑。他就有一種全然相信的力量。

通過以上的案例,大家應該明白了如何找到拆解的角度:


本文經授權發布,不代表世界經理人立場。如若轉載請聯系原作者。

相關推薦

評論

評論共0
掃描二維碼,移動端瀏覽手世界經理人機版更方便
盛达娱乐-盛达娱乐注册-盛达娱乐网址 三分快三-官网 东京五分彩-官网 超级快3-官网 万博彩票-万博彩票网站-万博彩票App 彩神APP-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