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歷史搜索

廣告

4位80后管理者親述,我在阿里這10年

“20歲的阿里,良將如潮,不必只看一個。”

本文經微信公眾號「新零售商業評論」(ID:xinlingshou1001)授權發布

一切不可想象,終將化為尋常。

華蕾是阿里巴巴第20號員工,也是阿里十八羅漢之后招募的第一個員工。

1999年她來湖畔花園風荷院16幢1單元202室馬云家里面試的時候,見到的是“黑網吧”門口亂七八糟的鞋子,還有穿著大褲衩的謝世煌。

18年后,她在螞蟻金服4號樓8樓寬敞明亮的會議室里接受《阿里巴巴和四十大道》作者趙先超采訪時說,自己加入阿里巴巴是因為——

在小民房里都是年輕人,好玩,而且能玩電腦,上網不花錢。

2003年,浙江大學計算機系畢業的陳麗娟加入淘寶,成為淘寶網第一代產品經理,開發了購物車,職級P2。

那時候,“是個女的,還是個美女”的陳麗娟,身邊的精英們大多遠渡重洋,去了高盛、Facebook。 

和阿里有緣分。2000年的時候看電視,都是163、搜狐、新浪,阿里巴巴還是一個小公司,馬老師上去跟他們大佬講了一段話,他長得的確特別丑,但又講得特別宏偉。所以讓我深深記住了他。” 

更關鍵的是,熱愛創新的陳麗娟篤信電商在中國一定有未來。

她“賭”對了。

16年后,花名“淺雪“的她成為了阿里巴巴副總裁、阿里巴巴智能生活總經理,職級P11,直接匯報給CEO張勇(花名“逍遙子”)。

2016年,她發起成立人工智能實驗室,兩年內陸續發布天貓精靈智能音箱,服務機器人天貓精靈太空蛋、天貓精靈太空梭,首款L4車路協同智能自動駕駛物流車。

2006年,胡喜通過了阿里巴巴的面試,在此之前,他英語專業大二退學,閉關一年自學C語言后就職于大連軟件園,然而,當時的胡喜還沒做好準備要去阿里。

于是這一年里,逢年過節,胡喜總能接到阿里HR的電話,“從來不問你什么時候來,只問你過得好不好。

2007年4月26日生日那天,胡喜入職支付寶,開始了寫代碼的程序員生涯。10年后,花名“阿璽”的他成為了螞蟻金服集團副CTO,首批80后合伙人,團隊技術工程師有3000多名。

你為什么加入阿里巴巴?

今天站在阿里巴巴西溪園區隨機抓個人采訪,對于這個問題的回答可能都繞不過阿里巴巴的愿景、使命、價值觀。

20歲的阿里巴巴已經是一家市值近5000億美元的紐交所上市公司,來自全球70多個國家和地區超過10萬名員工,可以毫不猶豫地說出“為了天下沒有難做的生意”這一公司使命。

如果時光回轉到20年前,一切都不可想象。在穿越迷霧一樣的未來森林時,需要勇氣;而要堅持下來,需要的則是團隊和文化。

沒關系,你搞得定

2011年11月6日這一天,莊卓然(花名“南天”)結婚。5天后就是雙11。結婚當晚,他從北京飛回杭州備戰雙11。

南天2009年加入阿里巴巴負責淘寶網的架構,2011年是他擔任天貓雙11技術負責人的第一年。

也是這第一年,遭遇了雙11午夜驚魂。

這是淘寶商城歷史上的第三次雙11。之前兩年曾出現賣家先大幅提價再打折,為了讓買家真正享受到5折優惠,技術團隊決定提前鎖定折扣,并準備了50多個系統預案。

夜里23點,距離雙11還有一個小時,小二發現有商家誤解了5折和0.5折的表達,只好采取備案,全部數據回滾,再推送。

11日零點10分,推送完畢,一行代碼錯誤,導致賣家無法準確知道所售商品的具體信息、尺碼、顏色等,賣家無法發貨。

凌晨一點,南天和蔡勇(花名“脫歡”)把自己關在華星時代廣場24樓的會議室反復推算、修復,寫了滿滿一墻代碼。

時任淘寶商城CEO的逍遙子,雙11市場負責人王煜磊(花名“喬峰”)都在門外。南天出來:“要么你們先閃一閃,回去休息一下,你們站在門口,我們在里面也緊張,你們也幫不上忙。”

3點多,逍遙子走了。

在焦急等待中,終于,11月11日早上6點,南天拿著大喇叭跳到辦公桌上,跟運營喊:“所有的問題都排查完了,現在就剩下等搜索生效的時間。”大家按照計劃,迎接即將到來的瘋狂。

整整72個小時,南天沒有合眼。在最后的關鍵時刻,他還做了個一錘定音的選擇。在混亂和不確定中,有技術負責人希望把商家鎖價系統放開,因為平臺管控出了問題,此時要把這個權利放給商家。

南天則認為,已經發生的問題,是為了解決消費者真正享受折扣這個初衷而引起的,要徹底解決,不能走回頭路放開鎖價系統。

承受住了巨大的壓力,這一年雙11交易額突破52億,是2010年活動交易額9。36億元的4倍。 

擔任雙11技術負責人的這三年里,每到8月份,南天就會把自己的生物鐘轉換成3點睡,9點起,10點到公司開始部署準備。壓力很大繃不住的時候,南天會在夜里3點開著車到杭州龍井山吸氧,5點再回來——在極度壓力下,逼著自己往前突破。

到2013年雙11,面對2300個復雜度高、可控性弱的系統預案,南天帶領的團隊在兩周內被逼出了真正模擬雙11的全鏈路壓測方案。這一方案的順利通過,保障了接下來幾年雙11交易峰值的平滑過渡。

這種“承受壓力,自我驅動”的阿里人特質,也是南天選人的標準:領導力首先是擔當,行動力要強,“你該舉手的時候舉手,該發言的時候發言,不拖延、不遲疑,關鍵時刻你要敢于跳出來”。

2011年騰訊推出微信應用,2012年日活用戶超過1個億,而2013年時手淘日活用戶才千萬級,移動端的布局上,競爭壓力很大。

2014年,阿里收購移動開發者平臺友盟,創始人蔣凡加入阿里巴巴,逍遙子決定手淘All in 無線,由蔣凡、南天、楊光(花名“青云”)三個30歲剛出頭的年輕干將挑大旗。

南天心里沒底,打電話給逍遙子:“你膽子這么大,直接讓我去練?“

逍遙子回了七個字:“沒關系,你搞得定。

2015年,阿里巴巴收購優酷。

“搞得定先生”南天又一次出發,前往大文娛兼職優酷CTO,負責產品技術和運營。

2018年正式入職優酷任大文娛CTO兼優酷COO,2019年南天負責制作運營了熱播劇《長安十二時辰》和綜藝節目《這!就是街舞2》,在這兩部IP劇的帶動下,優酷月活躍用戶增加超過30%,會員增速為去年同期的3倍。

越出色越要輪掉你

昔日天貓雙11的戰友胡瑜玲(花名“冷月”)對技術咖南天輪崗去大文娛做運營絲毫不覺得意外。

輪崗是阿里積極求變精神的制度體現之一。清華大學劉鷹教授在《阿里巴巴模式》一書中提及,在阿里巴巴,一個管理人員想獲得更好的提升,必須具備兩個特點:一是接班人計劃完成的好,二是有過輪崗經歷。

輪崗并非必備,集團市場公關委員會主席、合伙人王帥加入阿里16年就沒有輪過崗。

但在阿里,通常輪崗的跨度非常大。銷售部人員會輪崗做人力資源,首席財務官會轉去管理層做管理。

俞峰(花名“玄德”)在支付寶13年,2019年被輪崗到淘寶做內容電商,“來之前告訴我天天能見到網紅,來了見到的都是網紅的老板”——玩笑背后是改變的勇氣和陣痛。

2012年3月,馬云在《改變今天贏在未來》的內部信中提出“通過干部員工輪崗交流機制來進行人才培養和發展計劃”,第一輪22名中高層管理干部涉及其中,調動跨越阿里巴巴集團旗下全部子公司及螞蟻金服集團。很多人周五接到通知,下周一就要赴任。

冷月是2018年年底接到輪崗通知的:從完全建制的BU團隊天貓海外業務負責人崗位,調至HR部門做組織和人才發展(OTD)。

OTD是一個非常抽象的團隊,“到了那邊也不知道團隊到底是干嘛的,也不知道KPI是什么”。

但她的適應速度是飛快的,不僅出色完成了本職工作,還全程參與了新版價值觀六脈神劍的升級討論。

作為阿里巴巴青訓營(青年管理者培訓營)的班主任,在接受新零售商業評論采訪的一個小時內,冷月用極其嚴謹的邏輯和精確的表達,解讀了阿里巴巴的輪崗制度、管理培訓體系架構。

2007年,冷月從知名廣告公司跳槽加入了只有兩個人的淘寶品牌部,此后操刀了第一支天貓廣告“沒人上街不代表沒人逛街“、第一支天貓雙11廣告,年年績效3.75。

按照阿里的KPI考核,3.75為優秀,3.5為合格,3.25為不合格,一個財年,原則上40%晉升,50%不動,10%淘汰。淘汰的基本原則是連續兩次3.25。

2013年,冷月主動要求轉崗做市場,引進了Costco等國際大客戶后,又主動請求轉崗做運營,把天貓海外的團隊從5個人帶到了200多人。

 “公司一般認為你在這個地方已經做得非常出色了,越是出色越要輪掉你”。是否具有相關經驗并不是“輪崗”的必要條件,能否讓管理者長出新的能力才是考量輪崗的因素。

在阿里,人才有“知識型”和“能力型”兩種,對于到達一定層級的管理者,管理能力、適應未來的能力,更優先于知識型的能力。

在馬云看來“沒有換過5個老板的人不算在阿里巴巴工作過”。

阿里巴巴前資深副總裁鄧康明解釋輪崗的好處在于:通過崗位的互換,消除崗位之間的壁壘,人們才能學會從不同角度,用不同方法去思考、分析問題,才能真正培養出系統思維能力。

系統思維能力,是想要存活102年的阿里巴巴,在應對瞬息萬變的市場和劇烈競爭的內外部環境中,急需的人才素質。阿里巴巴經濟體的多元化業務恰好提供了系統思維訓練的土壤。

給你闊大的舞臺,安放牛逼的靈魂

阿里的合伙人中有四個80后,天貓技術負責人吳澤明、螞蟻金服副CTO胡喜、阿里云智能基礎產品事業部負責人蔣江偉、淘寶/天貓總裁蔣凡。

在螞蟻金服流傳一句話:支付寶不可能有第二個魯肅(程立,被譽為支付寶技術平臺奠基人之一),也不可能有第二個胡喜。

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作為首個80后合伙人,胡喜目前正在做的,是找到下一個甚至下一批“胡喜們”,儲備能夠支撐螞蟻金服、阿里巴巴未來10年、20年發展的90后甚至更年輕的人才。

從2015年開始,胡喜就開始尋找技術人才。3年來在海外約談過1000多個人,入職率不到5%,“就像我當初加入阿里之前那樣,不問你什么時候來,問你過得好不好”。

熱愛寫代碼的胡喜一開始是拒絕帶團隊的。他覺得太痛苦了,盡管因為靠譜,大家一有事就找他,胡喜已經是團隊里隱形的核心了。

魯肅和苗人鳳(支付寶的創始人倪行軍)輪番找他談話。沒辦法再拒絕的胡喜從幾個人開始,一點點來,逐漸帶到如今3000人的技術團隊。

“這些東西不是與生俱來的,而是在這個過程當中有一個舞臺,你抓住相應的機會,你的性格、言行,其他負責任的態度也好,逐漸把你推到這個位置上去。”

武俠世界里有師徒,阿里內部也有。胡喜的師父是魯肅,魯肅的師父是苗人鳳,12年后,胡喜也有了自己的徒弟。師徒制帶來了態度和價值觀的傳承。

2008年新年,胡喜和魯肅一起為賬務三期的項目通宵奮戰三天,但是總賬上有3分錢誤差怎么都查不到原因,大家集體焦慮,最后關頭魯肅看出來是計算公式顛倒了。

整個過程中,魯肅面對突發情況猶如定海神針般的淡定,給了剛入職一年多的胡喜巨大的沖擊和安全感。

他就帶著這種體感,磨合自己的團隊,不斷突破,重塑支付,重塑微貸,重塑技術,以服務更多小微企業和個人消費者。

2013年9月10日,馬云發布內部公開信,正式宣布阿里巴巴合伙人制度。

在信中提出,阿里巴巴并非是某一個或者某一群人的,它是一個生態化的社會企業。運營一個生態化的社會企業,不能簡單依靠管理和流程,而越來越多的需要企業的共同文化和創新機制,以制度創新來推動組織升級。

出臺合伙人制度,正是希望通過公司運營實現使命傳承,使阿里巴巴從一個有組織的商業公司,變成一個有生態思想的社會企業。

成為合伙人意味著什么?榮譽,責任還是壓力?

胡喜認為,不管壓力,做好自己,今天的最好表現是明天的最低要求。“成為合伙人是這群人對使命、愿景、價值觀的堅持,是擔當,在最困難的時候,能夠挺身而上,帶著大家一起往前走,最關鍵的時刻以身作則:這個就是阿里,這個就是我們做事情的方式。

2019年6月,85后的蔣凡成為阿里巴巴第38位,也是最年輕的合伙人。

入職阿里4年間,他和南天、青云三個80后共同帶領手淘完成了All in無線的轉向,確立了手機淘寶App在移動互聯網江湖中“超級入口”的地位。 

事實上,何止一個蔣凡,20歲的阿里巴巴成長出了一批“蔣凡們”。

目前在阿里,80后管理者占比近8成,90后管理者人數超2000名。他們各有所長,低調蟄伏,不斷接受系統化思維的培養,伴隨著阿里巴巴的業務創新,和瞬息萬變的市場較量,和這個時代的浪潮較量,和人性較量。

良將如潮,不必只看一個。

相關推薦

評論

評論共0
掃描二維碼,移動端瀏覽手世界經理人機版更方便
三分28-首页 巴黎五分彩-官网 巴黎好运彩-首页 快乐5分彩-首页 乐彩网-乐彩网注册-乐彩网网址 抢庄牛牛-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