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歷史搜索

廣告

中國真的缺乏基礎創新的原動力嗎?

誰是思想的領袖?中國文化真的缺乏自然科學的基因嗎?

近幾十年內,中國在科技創新上取得了長足的進步,今年世界知識產權組織公開的國家/地區創新指數排名中,中國的排名已經居于世界第十七位,相比去年上升了三位。應該說,中國的科技發展日新月異,無論是學術論文還是專利申請量都排在世界前列,科技產業也蓬勃發展,產生了一大批致力于進行技術創新的優秀企業。

但同時我們不得不承認,中國在一流原創成果的創造上與國外還有很大差距,不但與美國、英國這些老牌資本主義國家差距巨大,甚至難比肩以色列、瑞士等只有幾百萬人口的小國。

從官方到民間都非常關心這個問題,社會普遍的共識是中國的基礎研究相對薄弱。社會上不斷有加大基礎研究的呼聲,國家也越來越重視這個問題,相信這方面的投入會越來越多。很多人認為國家加大基礎研究方面的資金投入,提高科學家的待遇,吸引人才從事基礎研究,同時加強思想道德教育,吸引一流人才到國家需要的領域從事基礎研究,中國的創新水平肯定會不斷進步,逐漸趕上西方發達國家。

國家加大投入,提高人才待遇肯定能夠促進基礎研究,但這不一定能夠完全解決問題。這里就涉及到基礎研究領域的創新原動力問題。

為什么西方國家會產生那么多的大科學家以及一流的原創基礎研究成果?我們加強資金投入,提高人才待遇就能做到這些嗎?

如果我們仔細分析下,發現伽利略、牛頓、達爾文等促進人類進步的大科學家的成果對當時的經濟發展幾乎沒有多大影響,甚至與當時的主流社會認知發生激烈沖突,最典型就是伽利略和達爾文,他們的研究與基督教教義相沖突,伽利略還不得不認錯。即使愛因斯坦的科研成果,在上世紀40年代之前也缺乏實質的經濟價值,這些理論都太超前了。

但是翻開西方的史料,這些大科學家雖然取得的成果對當時的經濟沒有多大的貢獻,但是他們的社會地位卻不輸國王,牛頓、達爾文、愛因斯坦皆是如此。在歐美的歷次影響世界的人物排名中,牛頓、愛因斯坦、達爾文在人們心中的地位都要超過美國開國總統華盛頓,更別說其他的普通總統和政要了。

我們在閱讀西方的一些學術著作中,從亞里斯多德開始,他們的作品總會有許多不切實際的東西,比如亞里斯多德的《形而上學》中有許多關于基本概念的研究和設想,后來的一些大哲學家的作品更是如此,比如叔本華、康德、歌德,這些人會研究一些比如時間、空間一些玄而又玄的概念問題,我估計中國同時代的學者看到這些書肯定都會把它們扔到垃圾桶,因為看不到實質上的經濟和政治價值。哲學上如此,科學上更勝,西方在一兩百年之前很多的科研成果都是超前的,對當時的經濟沒有特別大的影響,比如麥克斯韋1865年就預言了電磁波,但當時的技術水平根本無法運用這些成果。這些科學理論對當時社會生產的影響幾乎與哲學差不多。

但即使這樣,依然擋不住人們的熱情,一大批西方的先賢投入到這些自然科學的研究當中,西方的社會也普遍認可這些科研成果的地位。比如兩百多年前,孟德斯鳩會在法國政要面前閱讀一篇名為《腎腺》的論文,大家都覺得那是偉大的成果,但那時候人知道腎腺的工作原理也不會改善醫療條件。康德在他的不朽名著《純粹理性批判》的序言中就有對大臣的獻詞,感謝該人的慷慨資助和關注,很難想象這些大臣會研究這些與實際不著邊的基本概念,因為基本上沒有任何實用價值。

而且這些科學家的研究還有相當的獨立性,從亞里士多德、到后來的伽利略、牛頓、笛卡爾、康德、叔本華、達爾文,他們并不是為了國家、民族、金錢等理想去做研究,而就是純粹為了學術而學術,哲學、自然科學都是如此。他們研究那些不是為誰服務,而就是為了追求真理。即使像黑格爾那樣與當 局關系密切的哲學家,他的作品中還能看出有相當的獨立性。

這種為了科學而科學的精神,歌德總結為“浮士德精神”。后來也有很多學者總結“無用之用”。馬克思韋伯在《新教倫理與資本主義精神》中對此有過論述。西方從中世紀的黑暗中走出來時,很多人會把研究自然、改造自然的精神當成一種修行。研究自然科學可以是一種最偉大的追求。換句話說,研究自然的大科學家也是人類的領袖,風頭甚至蓋過國王。所以即使待遇差,冒著生命危險也會有人愿意做,就同競選總統一樣。沒有人會說提高總統的待遇能夠吸引更優秀的人來當總統。歸根結蒂,還是社會對自然科學研究的廣泛認同,這種認同不僅是在工具的層次,而是上升到哲學的高度,將科學家看成思想的領袖,自然有人前赴后繼地去追求,就同人們對競選總統的興趣一樣。因為研究自然追求真理也能獲得社會的廣泛認同,也是一種終極權力。這些科學家的思想也的確對人類的發展產生了廣泛的影響。

所以如果僅是投入資金,以培養對社會有使用價值工具的心態是很難培養出科學大師的。這里面有社會文化的原因。中國從古代開始都不重視技術研究,研究自然現象的都登不了大雅之堂,思想領袖中找不到自然科學家的影子。所以即便在當今,人們對科學家的認識也總是從“社會貢獻”的角度去看,一個不恰當的比如,實際上還是以社會工具的“心態”去看待科學家,而不是把他們當成真正促進人類進步的領袖。

本文系佑斌授權世界經理人發布,并經世界經理人編輯。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世界經理人立場,如需轉載請聯系原作者獲取授權,并請附上出處(世界經理人)及本頁鏈接http://swaitze.com/ARTICLE/8800101825,推薦關注(ID:CEC_GLOBALSOURCES)。

相關推薦

評論

評論共0
掃描二維碼,移動端瀏覽手世界經理人機版更方便
三分快三-官网 华彩彩票-华彩彩票平台-华彩彩票官网 极速3D-首页 五分快三-首页 罗马好运彩-首页 1分彩官方-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