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歷史搜索

廣告

從成本角度看技術

2019-09-11

“工業4.0”的邏輯背后,是成本的降低。

理解互聯網、智能制造的角度很多。其中一個就是成本的角度。我曾經說過:絕大多數的技術創新,都可以轉化為“成本問題”;而智能化背景下的企業創新,幾乎都可以轉化成“成本問題”。從這個角度看問題,更容易對企業的創新帶來啟發、也容易被企業接受。

我經常提到:互聯網、大數據的作用之一是推進透明化,透明化的作用是提升管理水平。這件事,也可以從成本的角度看:技術降低了管理成本。

很多年前,鞍鋼曾經提出管理者與工人相結合的說法。日本人的一些做法,據說也是受這些說法的啟發。因為“現場有神靈”:常去看看才能發現問題。但是,多數領導是不愿意下現場的——對他來說,時間就是成本。互聯網的作用大體相當于:人不用下去,就可以看到現場的情況;而數據分析又讓人不至于淹沒在數據的海洋中、節省了管理者的時間和精力、就是節省成本。

我還常說,智能化創造價值的邏輯就是協同、共享、重用。這些說法同樣也可以用成本的角度看。

協同就是少出錯、少耽擱,就是降低出錯和時間成本。共享和重用,更是典型的降成本措施。例如,通過共享,企業不必要擁有資源,就可以支配和利用資源。所以,企業可以把設備、人才、備件、研發等諸多成本降下來。

降成本的角度并不“LOW”,因為它可以帶來一系列巨大的變化,從量變到質變的巨大變化——而這是很多人看不到的。

例如,技術降低了管理成本,從而提高了管理效率和管理能力。管理水平提高了,就會讓錯誤和不當的行為減少,帶動質量的上升、成本的下降、效率的提升。進而通過這種量變到質變的方式,可以實現數字化轉型。

我講課時,經常講到的幾個例子:管理水平的提升,對質量、成本的作用是難以想象的巨大。我們看不到、想不到,只是因為我們習慣于低水平的管理。

   “滴水石穿、繩鋸木斷”。管理上持續改進帶來量變到質變的變化,意義非常巨大。但是,很多人不相信持續改進、量變到質變的力量。我經常對他們說:生物進化其實就是持續改進,人類其實就是靠持續改進產生的!涂子沛先生提出《數文明》的思想,認為社會管理能力的提升,將會把人類引導到一個新的文明階段。

再如,很多企業都知道:企業的發展要走到“微笑曲線”的兩端。也就是要提高研發和服務能力。道理都知道,為什么很多企業不做呢?

一般的原因就是自己沒有資源:缺乏人才、設備等等。其實,企業家真正缺少的是錢:有了錢可以雇人、可以買技術。所以,本質上還是一個“窮”字。換個角度看:降成本可以促進企業轉型。

企業通過協同、共享等方式,可以“借車上路”,把相關成本降下來。進一步,企業具備產品研發能力之后,會面臨一些新的麻煩:銷售、采購、生產、質量管理、設備維護都必須加強。這又意味著成本的上升。而互聯網帶來的協同、共享,又可以進一步降低這些成本。我欣賞廣東的一些做法,就是這個原因。

 “工業4.0”的邏輯背后,是成本的降低。工業4.0的特征之一是“個性化定制”。個性化定制會對研發、生產、采購、銷售等帶來極大的麻煩。如果按照傳統的做法,管理成本就會太高、不具備經濟性。而按照工業4.0提出的套路、利用好相關的技術,就可以把相關的成本降下來,從而才有可能使得“個性化定制”能夠成為一種經濟性高的生產方式。

創新理論之父熊彼特認為:創新是企業家對資源的配置。在我看來,互聯網技術就像一種資源配置的“催化劑”,可以降低企業家資源配置的成本;過去買不起的東西可以用了,雇不起的人可以來了。這樣,就促進企業的創新和轉型升級(讓資源產生化學反應)得以更有效地發生。所以我說:互聯網帶來了創新的新時代。

我經常對人提到的河南登封董總的公司:他們的新產品就是德國人研發的啊!這就是資源配置啊。

成本的視角還可以看到更多東西。

智能制造就是摩爾定律50年發展的結果——摩爾定律就是成本的降低。成本降低之后,過去用不起的地方,可以普遍使用了。而這又帶來的一系列的連鎖反應,就像“多米樂骨牌”一樣影響整個社會。例如,智能手機的產生,改變人類交流方式,進一步帶動金融、商業、工業的改變等等。

在我看來,凡是能提高人類工作效率的事情,本質上都是降成本。

隨著勞動力價格的上升,提高工作效率的價值會越來越大。面向高層次勞動者所帶來的價值可能更大。所以,前面提到的用智能相關技術促進管理的透明化,就是提高管理者的勞動效率。用ICT技術提高勞動效率的技術還有很多, OA(辦公自動化)、財務軟件,都是提高人的工作效率。

面向未來看,提高“碼農”的工作效率,會變得越來越重要。

我們可以從成本的角度理解數字孿生、工業互聯網平臺的意義。數字孿生、工業互聯網平臺這些技術,讓負責維護工作的“碼農”工作效率提高。從而降低企業推進數字化轉型、推擠持續改進(人的知識軟件化)的開發成本;從而才能讓智能化工作具備經濟性。

降低碼農的工作成本(本質是提高效率)有多重要呢?我昨天對朋友講了一個例子:如果我們現在計算機編程還用打孔機,把0101的代碼寫在紙帶上,我們今天還會談智能制造嗎?

從成本的角度看問題,是企業家直接能夠看到的、特別容易落地。所以,企業家容易接受這個角度的思考。但是,成本的內涵(尤其是人的時間成本),卻不是每個人都能看到的;能夠看到成本變化帶來巨大變化的人,則更少。

懂得這些道理是非常有用的:能決定你的視野和發展方向。否則,有些人就會傻傻地沉溺與5G、人工智能等技術的幻想中,看不到技術該用在什么地方、該向什么方向發展。

最后和大家聊一個成語:“葉公好龍。

真正喜歡新技術的企業,是因為新技術能帶動經濟發展;喜歡新技術裝點門面,就是“葉公好龍”,對我國技術發展是有害的、是讓企業誤入歧途、是對資源的浪費、是對社會的犯罪。我希望更多的企業家和政府官員,認識到這種差別。

相關推薦

評論

評論共0
掃描二維碼,移動端瀏覽手世界經理人機版更方便
永旺直播-永旺直播投注-永旺直播注册 五分11选5-首页 大发时时彩-首页 私彩平台-首页 大发快乐8-官网 一分pk10-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