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歷史搜索

廣告

響水事件后部分原材料暴漲又大跌,化工巨頭紛紛與這家企業斷絕關系

今年6月,在應急管理部國務院新聞辦召開的全國安全生產月主題新聞發布會上,國務院安委會辦公室副主任、應急管理部副部長孫華山表示,江蘇響水天嘉宜化工公司“3.21”特別重大爆炸事故,暴露出安全生產基礎性、源頭性、瓶頸性問題突出。沉寂了近3個月的響水爆炸事故再一次浮現在大家的面前,雖然截至目前相關部門還沒有對此次事故發布調查通報。但是造成600多人死傷的事故主體單位天嘉宜化工卻屢屢被爆出各種猛料。

天嘉宜是國內重要的間苯二胺供應商之一。據測算,其市場份額占比達 25% -30%。而且根據響水縣人民政府網站發布的信息,天嘉宜的產品出口多個國家,為很多國際化工巨頭提供相關的產品,天嘉宜化工發生如此重大的事故,遭受如此重大的創傷,對于部分用戶也會造成很大的影響。
響水爆炸事故發生后,國內化工企業百態叢生,有的企業倒閉,有的忙著清理現場,有的則選擇暫時停產,等待新的政策……眾多園區內企業關閉整改,化工原材料市場受到沖擊,價格暴漲,部分原材料漲幅超過300%。而在此后原材料價格持續震蕩,據相關數據顯示,目前國內的間苯二胺的價格大約在120000元/噸左右,較4月17日的200000元/噸相比,下滑40%。

除了發生事故的天嘉宜化工,國內間苯二胺最大的生產商就是浙江龍盛了。

目前,浙江龍盛在全球擁有年產30萬噸染料產能和年產約10萬噸助劑產能,在全球市場中列居首位。同時,浙江龍盛還擁有年產11萬噸的中間體產能,間苯二胺和間苯二酚產量均居全球前列。閏土股份染料年總產能近19萬噸,產品銷售市場占有率,穩居國內染料市場份額前二位。
發生爆炸事故的天嘉宜,以及化工龍頭浙江龍盛等,均為國內化工原材料的重要供應商,他們的每一步發展和運作,都會對整個產業鏈乃至化工行業,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事故之后,原材料的供不應求對其價格的上漲起到了推動作用.
事故發生前,間苯二胺的價格為4。5萬~5萬元/噸,而事故發生后迅速上漲至14萬元/噸。但是隨后的原材料下跌,下游需求疲軟,上漲又成了過去式。
響水化工廠爆炸之后,受益于產品價格的預期上漲,浙江龍盛短短半個月內市值翻倍,于4月8日達到頂點823億,之后便是漫漫下跌路。截至6月17日收盤,浙江龍盛報15.21元/股,全天成交18.41億元,換手率3.76%,市值蒸發328億。在僅僅2個多月的時間里,浙江龍盛股價下跌過42%,成交額超過2600多億,帶動整個化工板塊下跌,預計至少1000億資金深套其中。


曾經真實存在的暴漲

60元/公斤是指分散黑ETC 300%最新報價,它是分散染料中的一種基礎染料,也是用途和用量較大的染料品種,所以也被業界視為染料行業的風向標。但同一品種的染料,上虞的各染料廠目前的報價也不一樣。而浙江龍盛憑借強大的品牌影響力,往往被行業視為標桿。

來來往往的貨車,見證這里的忙碌
在某染料廠的發貨區,進進出出的貨車見證了這里的忙碌。發貨區的門衛告訴記者,今年三月份進貨的車明顯比以往多很多,有些經銷商以前兩周拉一次貨,現在好多都是一周拉兩次貨。
經銷商是上虞染料銷售的重要渠道,在浙江龍盛總部門前的龍盛大道兩側,分布著大大小小數十家染料經銷商。記者在這里采訪時,多位經銷商稱,即使現在浙江龍盛分散黑ETC 300%的報價已經到了60元/公斤,但經銷商賣給印染廠的實際成交價,目前普遍在47-48元/公斤。看似一種虧本買賣,但經銷商賺的是以前低價拿貨的庫存。
“前兩天,大家都在到處問哪里有貨,現在都在往外放貨。60元/公斤的價格,沒人敢拿,下游染廠也扛不住,價格太高了。”上虞一位經銷商如是說。


停產傳聞并不真實

之前市場上曾有傳言:“國內間苯二胺企業已經全部停產檢修”
記者向多位染料企業員工求證,得到的答案均是:目前企業未停產檢修,處于正常生產狀態。
大家都知道,響水爆炸事故是本次染料開啟“瘋漲”模式的導火索。發生爆炸的是江蘇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天嘉宜”公司),為國內主要間苯二胺供應商之一,而間苯二胺為重要染料中間體。
此次爆炸事故預計將導致間苯二胺出現供給缺口,進而影響其下游間苯二酚、染料生產;與此同時,響水及其周邊的灌云,是國內另一大染料重地。爆炸事故發生后,當地化工企業進入全面停產階段,并預計化工企業將面臨全面整頓。這也成為此輪染料行情上漲的重要邏輯。
間苯二胺的實際成交價格已經從爆炸事件發生前的4.5萬元/噸上漲至10萬元/噸,據傳廠家最新報價已經達到15萬元/噸。
與此同時,上虞安監部門也向**實,“響水爆炸事件發生后,省、市、區三級,已經去安諾芳胺化學品有限公司進行了安全生產檢查,檢查完畢后,我們沒有讓他們停產檢修。”
浙江龍盛的間苯二胺雖說仍在正常生產中,但間苯二胺的價格卻一路高歌 。

業內人士分析;間苯二胺成了“棋子”
在業內人士看來,這次染料上漲的原因主要有三個。
1、是江蘇響水爆炸事故帶來的連鎖反應,畢竟產能供應上減少。
2、印染行業目前正在進入傳統的生產旺季,此前對行業的悲觀預期,導致印染企業備貨較少,染料供給產能的突然減少,加劇了下游的恐慌心理。
3、印染行業較分散,上游染料行業產能較為集中,掌握行業話語權,在產業鏈供給端出現變化時,漲價是必然現象。
在分散染料生產過程中,間苯二胺雖然是重要的話中間體,但其成本所占的比重不大。從構成來看,平均每生產1噸染料,大概需要30公斤間苯二胺。所以間苯二胺的漲價對染料生產企業影響不大,下游企業也能夠接受。
在采訪期間,一位經銷商給記者算了一筆賬:
“即便按照間苯二胺加價10萬元,生產一噸染料的成本,也只增加3000元,全部轉移給下游企業,染料行業也不是現在這樣。所以,間苯二胺的上漲,不過是染料廠提價的借口。”
江蘇響水爆炸事故已經過去了近三個月,然而對于很多化工企業來說,卻是度日如年。部分響水生態化工園區的部分企業負責人表示:企業已經停產了一段時間,具體的細節不便透露;也有部分精細化工的企業老板稱,企業還在原址進行正常運營,但是近期的情況比之前要差很多,盈利情況并不樂觀,語氣中透露出些許的無奈;還有部分企業的聯系電話出現了無法接通的現象,具體的情況不得而知。
據了解,天嘉宜所在的響水化工生態園區和附近的另外兩個化工產業園共有 318 家化工企業, 其中多家從事制藥、農藥和化學中間體的生產, 是全球化工和制藥行業供應鏈的重要組成部分。經查,這些企業中,275 家存在政府部門發布的環境違規記錄。

相關推薦

評論

評論共0
掃描二維碼,移動端瀏覽手世界經理人機版更方便

× 開通博客 一鍵發帖

大发快乐8-官网 快3复式投注-首页 大发幸运飞艇-首页 大发欢乐生肖-首页 波兰五分彩-首页 大发10分彩-首页